我的愿望是,一意孤行。

有关《摇摇晃晃的人间》的无关絮语

离时代远远,没人间烟火。

哦。:

看完《摇摇晃晃的人间》之后想要写的,但和这部影片没有什么关系。


——————————


我能感受到我情绪马上到了决堤的档口,但是不知道到底在哪一刻能够爆发,所以我找了很多催化剂,找悲剧的电影看,找喜欢的朋友聊天,找没有做过的事尝试,找目前生活中最有冲突但尚未解决的事情去不停地想,我想其实还是有一定的效果。


事先声明的是,情绪地爆发并不是指“崩溃”,崩溃是很多事情在人心中都有意无意地指向一个事情,是一种防线的崩塌。而情绪的爆发则是很多感觉在某一时间找到了精准的出口,它带来的是一种快乐。


 


谋生在现在变成了稍贬义的词语,就我工作这短短的两年时间,我自己,我所见到的身边的,不在身边的人,很多因为这件事长久的痛苦,短暂的快乐。并且这个痛苦没有一点比较价值,它像是一个任人打扮的气球,放在一个任人打扮的气球里,外在和内在都因为风吹草动就膨胀起来,而这个小气球占据大气球的比例就是感受到的痛苦,每次的痛苦和每次的痛苦,人与人之间没有比较价值,自己和自己也没有比较价值。


我一直觉得,“将工作和生活分开”是一个伪命题,生活明明是很大一个全集,并且是一个一刻也不能停止的动词,血液在流淌,生活就不会停止,而所谓的工作与生活分开,那是一种与“活”分开的事情,便是将自己的死和活分开?


相对我更加喜欢“谋生”这个词语,它是一种将感觉和事实,思考和实践,偏向和厌恶,进步与静止,吃饭和打车等等融为一体的动词,同时也能够知道,痛苦这样稀松平常的事情,它的来源是与自己的一切相生的,不是来自于“工作”,不是来自于分裂状态的那个“自己”,不是来自于“死”。


 


我的情绪决堤或许是来自于那天看了《摇摇晃晃的人间》,在此前的一段时间我也长时间处于焦虑的状态,没有办法集中想一件事情,我的工作又是需要非常集中才能做的,而我每天在心慌中睡觉,醒来时在很多手机APP之间切换,从微信的深度社交,到微博的广泛涉猎,到豆瓣的自我发泄,到LOF的无脑娱乐,到实体书的长篇阅读,我感觉我的每一个层面每一秒都不能停下,他们像一群一群按压不住的四散的蚂蚁,我踩不完,他们停不下,我踩死没有意义,我还很累。


我非常无奈的时候觉得,我可能活得诚实一点会比较舒服,承认自己所有事情,虚伪,虚荣,自大,自卑,嫉妒,但是我对自己承认了这些事情之后,发现我还有很多很多,深藏在心里的,更多的事情我不知道从何承认,他们有的复杂到我的阅历还不能理解,有的已经降解到我土壤里不愿意露面。


然后我看完《摇摇晃晃的人间》之后,有很多个小时每个层面都没有蚂蚁,我其实现在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我不愿意将这篇的重点放在评价这部电影,或者余秀华这个人身上,我对这部电影和这个人其实都没有深刻的了解,在此之前只看过几首名声大噪的诗和导演一篇采访,而我看完这部电影之后,也只是零零碎碎记着一些余秀华很表面的样子和几句诗给我带来的影影绰绰的感觉,我还没有什么特别大的资格来统筹一样评价这部电影。


我只是想说,我看过之后有一种极强的同理心,这种同理心是“承认”,余秀华对于承认这件事做的多么轻松,她的诗就是她用来一次又一次承认自己各种情绪的武器,而且承认得非常精准,不留给别人和自己一点点误解的余地。


我完完全全做不到,我觉得我更换工作为了不继续说谎,为了让“谋生”更加生动,为了我生活做出的努力已经是最大限度,承认自己身体里的各种情绪已经是最大限度,但看看余秀华,就知道我的能力做出的承认的范围有多小。


 


在这之后我买了一本余秀华的诗集,那本《月光落在左手上》,现代诗我也从来没有买过,买的时候其实是漫不经心的,这样的书名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喜欢,这本就像是买了一本电影周边一样。里面的诗我看了一点点,只喜欢一些句子。


然后我翻到了书的最后,看到了余秀华给这本书写的一篇跋。


“我在诗歌里爱着,痛着,追逐着,喜悦着,也有许许多多的失落——诗歌把我生命所有的情绪都联系起来了,再没有任何事情让我如此付出,坚持,感恩,期待,所以我感谢诗歌能来到我的生命,呈现我,也隐藏我。


……


这个夜晚,我写下这段与诗歌有关的文字,在嘈杂的网吧,没有人知道我内心的快乐和安静。诗歌是什么呢,我不知道,也说不出,不过是情绪在跳跃,或沉潜。不过是当心灵发出呼唤的时候,它以赤子的姿势到来,不过是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在摇摇晃晃的人间走动的时候,它充当了一根拐杖。”


在看完之后我突然开始大哭。在这个穿着一层又一层有意无意外衣的“谋生”里,我认为我在坚守,其实我早已抛弃,或者说我早已忘记意义的那一点点东西,慢慢开始站在我的面前。


在很多很多时候,我都看到的是充满了规则和难看的东西,我要谋生,我就要从这些规则和难看中寻找最趋利避害的内容来喂给我自己,他们有的像是价格便宜我买的起的粗糙陶器,有的像是赠送给我的稍稍有点用的日常用品,我必须照单全收,不然我努力的谋生会变得非常没有意义,我无法做到冷漠的接受说谎换来我所有的食物。


但我有那么几个瞬间,会因为我的谋生过程获得一丝强大的力量,当我感受到写作或者电影带来的一种非常纯粹的东西时,我甚至会痛哭流涕,身体里甚至想要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那一瞬间无论我身在何处,我都有一种非常平静和快乐的东西,那种快乐超脱,很难用语言描述。


但是我痛哭,是因为我一方面感谢它的确存在,一方面又觉得我拥有的那么小,那么弱,我只能死死抓紧,像是抓住谁给我水中的一颗氧气。我一方面狂喜,一方面悲痛。

评论(3)
热度(13)
  1. 动如参与商哦。 转载了此文字
    想要一根毫无代价的拐杖。

© 动如参与商 | Powered by LOFTER